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诗情画意的博客

文海放小舟健儿要敢顶风上 书山探异宝志士哪能空手回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退休公务员。现居住农村,个人爱好:书法,诗词。权作消遣解闷,自娱自乐而已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那年那月之三:初小岁月  

2013-02-15 16:40:00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那年那月之三:小学生涯 - 诗情画意 - 诗情画意的博客

 
【原创】那年那月之三:小学生涯 - 诗情画意 - 诗情画意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年那月:(三)初小岁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\诗情画意

    1958年的夏天,我终于如愿以偿背着书包高高兴兴上学了。岁月流逝,一晃半个世纪过去了。好多往事在脑海中只留下模模糊糊,斑斑驳驳的大概轮廓,但好好回忆一番脑子里的印象就渐渐清晰起来,讲讲那个时期小学生的学习生涯,现在的孩子们听起来一定感到很新奇。

      我就读的是本村的初小,所谓初小,只有一到四年级。有六个年级的称为完小(完全小学)。这是如今的人们很难理解的名词。虽然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了,但我清晰地记得上学报名的那一幕。如今的孩子即使考上大学,无论学校离家多远,父母都要送孩子到学校报名。而我,第一次入学就是独自去学校报名的。1958年全国大搞‘总路线’‘大跃进’‘人民公社’运动,我村的青壮年男人都远离故土到一百多里以外的岚县大炼钢铁去了,村里只留下些老弱和妇女务农,父亲也不例外。母亲既要下地劳动,还要照料两个很小的弟弟。报名那天,母亲给我背了个自做的空书包,托邻居比我大几岁的大哥哥带我到学校报名。来到学校,原来有好多孩子都没有大人陪着,老师让我们排好队逐个登记,轮到我了,老师简单地问了问叫什么名字,几岁了,谁家的孩子就算报到了。报到后,老师把我们领到教室发了新书,吩咐说要爱惜新书。并告知过几天让大人交书钱,我记得是一元多,并说如果没有钱,交些鸡蛋也可以抵顶书钱。

      入学后,我对学习很感兴趣,课堂上总是抢着举手回答老师提问的问题。下午放学后,母亲还没有收工,就从门缝里把书包塞进去,我也从门缝里钻回家,看看被母亲用带子拴在炕上的小弟弟。有时小弟弟把自己拉下的屎巴巴糊得满身满脸,就用屎布蘸水给他擦擦。再从门缝钻出来和小朋友们疯玩儿去了,直到母亲收工回来。

      晚上,母亲给我做了一个专用煤油灯,她做针线,我爬在炕上做作业。不知是何缘故,我对学习很感兴趣,做作业根本不需要母亲催促,做完作业还要在石板上反复练习生字,母亲一次又一次催我睡觉,我总是说:“等一会儿!”最后母亲不得不强迫我睡觉。

      我的学习成绩在班里遥遥领先,一年级第一学期期终考试就是全班第一名。那时,每次期终考试学校都要排名贴榜公布。母亲破天荒专门来到学校,虽然她一字不识,看着那张大红纸左瞅右瞅。当别人指给她我高高在上的名字时,她的脸上绽放出幸福,惬意,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  我的这个第一名的成绩一直保持了六年,六年考了十一个第一名,只有三年级的下学期考了个第五名。

       三年级的那年放暑假了,父母照样成天下地劳动,我做完当天的作业后就和孩子们在街上疯玩儿。有一次我和孩子们在村边偷吃别人家的杏子,大孩子爬上树打杏子,小孩子在树下抢杏子。一个杏子掉下来,十几个孩子一起跑过去哄抢。我跑着跑着,突然右腿踏进了一个土窟窿,由于惯性的作用,右腿骨折了,怎么也站不起来,痛得哇哇直哭。大孩子们赶紧从树上下来,明根哥跑回村子找大人,可父母下地不在家,正好碰了个喜叔,是喜叔把我背回家,又叫人把父母找回来。

      母亲看着我肿的好粗的右腿,心疼的泪水不住地往下淌,父亲急得团团转不知如何是好。好心的街坊提醒父亲说:“听说张村有一个牧羊人张三经常给羊接腿,要不去找他试试。”父亲和母亲商量了一番决定去找张三。

      生产队派了一个毛驴小平车,父亲亲自赶着驴车,母亲还有小弟走不开没有陪我去。张三大叔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父子,看了看我的腿说:“股骨骨折,没有粉碎。虽说我经常给羊接腿,可从来没有给人接过,如果你敢用我,我就敢接。”父亲说:“天也黑了,娃娃痛得直哭,你就给接接吧!”张三大叔找来两个后生把我紧紧摁在炕上,没有使用任何麻醉药品,一只手压住我的大腿,另一只手拉住我的小脚用力一拉,在骨折处捏把捏把。痛得我呼天喊地,可身体被两个后生紧紧压着丝毫动不得。接好后,张三大叔用事先准备好的三条薄木条和布条予以固定。当天晚上我们就住在我的叔伯姐姐家里,一夜痛得我直哭,害得姐姐一家通宵没有睡觉,陪着父亲流泪。在姐姐家住了三天,张三大叔每天好几次照料。痛得实在不行了,就吃一粒止痛药,但不准多吃。大叔说朴鞋虫(方言,一种小昆虫)可以帮助接骨,我每天要活吃好多朴鞋虫,把这种虫子装在葱叶子里让我生吞,那种恐惧,那种恶心至今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   开学了,我多想背着书包上学去,可我躺在炕上动不得。我的叔伯妹妹桂莲和我同岁同班,她代我领会新书,我就在家里自学。妹妹每天把老师布置的作业抄回来,我天天按时完成作业,妹妹带到学校让老师批改。有时,老师也亲自到家里给我讲课辅导。转眼一个学期过去了,我拄着双拐到学校参加期终考试,贴榜公布的那天,我名列全班第五名。一学期我没有上一天学,考了第五名,当时在学校传为佳话。第二年过六一节还被联校画像贴榜表彰。

【原创】那年那月之三:初小岁月 - 诗情画意 - 诗情画意的博客

      我们村中有一条小河,每天上学要经过这条小河。平时河里的水很小,踏着石头就可以过去。我们经常在河里逮鱼摸虾打水仗,尽情玩耍。一旦下雨发洪水,我们就过不去了。四年级那年夏天的某日,我们下学了,河里正好发洪水。我看到有些大人趟水过河就试着下到河里,没有走出几步,洪水齐腰深了,想退也退不出来了。一个浪头打来,我被山洪淹没了,随着滚滚波涛在河里翻滚,接连喝了好几口洪水。我在洪水里昏昏蒙蒙,但头脑始终清醒,迷迷蒙蒙中抓住了岸边一缕树根爬上岸来,看发大水的人们赶紧围拢过来,有人把我抱起来,倒挂起来困水,吐了好多洪水后把我背回家里。母亲看着满身是泥,鼻青脸肿的我心疼死了。

      鞋子、裤子、书包都被洪水卷走了。洪水退了,老师亲自来家里看我并给我送来了教科书。休息了一天继续上学。

      四年的初小读完了,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离我村二里以外的上社高小读书。1958年到1962年的初小时期,是我人生迈入知识殿堂的最初体验。这个时期的记忆符号真切而又单纯。那时虽然缺吃少穿,非常艰苦,但我们无忧无虑地生活,无拘无束地玩耍,刻苦努力地学习,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美好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3年2月15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6)| 评论(4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