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诗情画意的博客

文海放小舟健儿要敢顶风上 书山探异宝志士哪能空手回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退休公务员。现居住农村,个人爱好:书法,诗词。权作消遣解闷,自娱自乐而已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散文习作:老茧  

2011-07-22 07:48:59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【原创】散文习作:老茧 - 诗情画意 - 诗情画意的博客

老茧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\诗情画意

  茧,是老死的肉,突起的皮,艰辛磨出的结,劳动留下的痕。针扎不疼,刀割不痛。

   我手上长有老茧,但远没有父亲手上的老茧那么多,那么厚。父亲去世已经二十余年,我每当想起他的时候,总忘不了那双长满老茧的手。父亲的手像是一枝干枯的枣树枝,五指曲里拐弯,皱皱巴巴,指甲厚厚的,皮肤糙糙的,颜色黑黑的。手指上经常缠满胶布,指根和手掌布满密密麻麻的老茧,五指根本无法并拢。针扎必弯,剪铰不痛。每当我想起这双手,心中就隐隐作痛,眼中噙满泪水,陷入往日的回忆。

父亲的那双手,是我们姐弟六人衣食的发源地,生活的源泉。是我们的拖累造就了父亲那双长满老茧的手。父亲呕心沥血养育了我们。他为我们操尽了心,费劲了神,直至灯尽油干,撒手人寰。而我们又给了父亲些什么?我总感到有那么多遗憾,成为我永远解不开的心结。

记得清清楚楚,父亲为了养育我们姐弟六人早出晚归,披星戴月,没明没夜地干活。晨露,是他第一个踏碎,晚霞,是他最后一个收回。他浑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劲,用这双勤劳的双手为我们铺平成长的路,编制着自己美好的梦。

我怎能忘记,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。我们赶上那个非常困难的年代,吃饱饭也成了奢望。父亲在生产队劳作之余,爬树捋树叶,下地挖野菜。想尽一切办法填饱我们那饥肠辘辘的肚皮。那个年头,我正上初中,每个月六元的伙食费成了父亲非常头疼的事情。我看着父亲那消瘦的脸,浮肿的腿,心里感到酸楚难忍,真想辍学回家。父亲总是用温情的语言鼓励我,严厉的眼神鞭策我。不容置疑的口气,没有商量的余地。我只好含着眼泪,发奋努力,用优异的成绩回报我勤劳善良的父亲。

别看父亲的这双手粗糙,但绝不笨拙。他是我们村有名的能工巧匠,木工,瓦工无所不能,修理水泵,制作小农具也是他的长项。他经常帮助左邻右舍垒猪圈,盖房子,修理自行车,人缘极好。这双长满老茧的手还能写一手非常漂亮的毛笔字,每逢过年过节,父亲就用锅底烟煤为墨给乡亲们书写对联。这双手是双勤劳的手,灵巧的手,智慧的手。我深信,如果赶上现在这样的年代,这双手一定可以创造很多的财富,我们家一定不会过得那么拮据!可惜生不逢时啊!

茧,坚硬的茧,父亲手上的茧,我永远不会忘记。我只要想起这双手,想起这双手上的老茧,我就会想起那段艰难的岁月,心中就会泛起阵阵忧伤,就会引起我对父亲无尽的思念!

茧,劳动人民特有的产物。祖国的大好河山靠这无数双长满老茧的手去描绘。碧绿的田园,美丽的城市靠这些长满老茧的手去建设。宽敞的马路,高耸的楼房,飞架的桥梁,漂亮的园林描绘着老茧的图案。浩瀚的海洋,雄伟的高山,湍急的江河,辽阔的平原高奏着老茧的乐章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作于2011年7月22日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8)| 评论(4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